此后再无“下回分解”,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By admin in 产品中心 on 2019年1月18日

原标题:此后再无“下回分解”,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在评书天地里,很多人对他的评书耳熟能详。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单田芳演出资料照片。新华社发(赵惠祥 摄)

惊堂木一拍,白纸扇一抖:“咱们言归正传!”

1934年,单田芳出生于辽宁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母亲是西河大鼓的知名艺人,父亲是弦师。时代的变化、家庭的离合,年少的单田芳早早扛起家庭重担,走上了说书的道路。单田芳的生活经历也为他后来的评书艺术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积累和素材。1954年,他正式走上评书舞台,1955年,加入鞍山曲艺团,他的艺技突飞猛进,事业蒸蒸日上。“依靠说书有了经济收入,也有了社会地位”,单田芳形容这是他的第一次新生。

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

“文革”时期,单田芳的说书曾一度中断。直到1979年,单田芳的事业迎来了新的春天,他所播讲的评书风行大江南北。单田芳说,这是他的第二次新生。

图片 4

“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单田芳的评书艺术作品来自生活、源自民间,把握艺术气脉、跟随时代发展,以鲜明的大众化语言特色获得了人们的喜爱。

单田芳于1934年出生,1953年毕业于沈阳二十七中学,1955年加入鞍山市曲艺团,并在此崭露头角。1995年,单田芳先生成立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开评书艺术走向市场的先河。2000年,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接受手术治疗后,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如《贺龙传奇》、《血色特工》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

改革开放40年间,评书艺术也不断继承发展。单田芳通过电视、电台等大众媒体,给更多人带去艺术的享受。“时代变了,得通过新的媒体传播,才有新的生命力。”单田芳说。单田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的评书《天京血泪》,听众多达6亿人次。有人统计,每7个中国人里就有1个在听他的评书。

1934年出生于曲艺世家,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

一人一桌一醒木,单田芳用略带沙哑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语调,将人物和故事说得栩栩如生,留下了《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等代表作品。文学评论家孙郁曾评论单田芳的评书,“通俗而不庸俗,广博而不浅薄,有时苍凉悲苦,但善意绵绵,如日光流泻”。

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

上世纪90年代,单田芳成立了自己的艺术传播公司,将评书从广播、电视引入到更大的市场。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2年,在南京举办的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单田芳获得终身成就奖。近些年,单田芳虽因病接受手术,但仍坚持创作并录制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其中包括《贺龙传奇》《血色特工》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他还支持通过新媒体推广、传播评书艺术。

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在单田芳出版的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中,他写道:我要告诉“80后”“90后”的读者们,心浮气躁,恨不得一夜成名,这是不可取的,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有这样,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

2000年,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接受手术治疗后,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如《贺龙传奇》、《血色特工》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

“一生尝遍甘苦,书中说尽情仇”,“单田芳评书”成为很多人生活中的一道风景,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符号。中国曲协主席姜昆说,单先生是评书大家,他的作品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快乐、知识和智慧,他用语言塑造的艺术形象生动而鲜活,令人难忘。

2004年单田芳先生被北京曲艺家协会特聘为名誉主席。

(原题为《“有井水处,听单田芳”》)

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

2010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

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

2012年,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从艺六十余年来,单田芳先生共录制: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超12000余集,500多家电台、电视台播出,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整理编著超17套28种传统评书文字书稿。

图片 5

送走了这位全国闻名的表演艺术家,“评书四大家”就只剩下了两位。民间有句话流传: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这句话大概改编自叶梦得对于词人柳永“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的评价,由此可以看出单田芳先生在听众之中的呼声。

“评书四大家”是听众对我国四位评书艺术家的尊称,而一谈及这四位,有人就把相声界的“帅卖怪坏”四字套用在了他们身上——袁阔成的帅、刘兰芳的卖、单田芳的怪和田连元的坏。而缘何将单田芳先生的表演以一个“怪”字来总结呢?因为他的嗓音之怪,辨识度之高无人能比。

图片 6

单先生出生于曲艺世家,外公是最早闯关东的那批民间艺人之一,母亲唱大鼓,父亲是弦师。看遍了家人在台下拿着收钱的笸箩招呼“捧场了捧场了”,他心里一顿委屈,觉得这和要饭的没什么区别。后来,他考上了医学院,却因生病上不了学,最终使命般地走上了评书之路。据说,单田芳先生的听众曾在一天之内达到1.2亿,如果将他讲过的近110部作品一天24小时连续播放,则需要差不多1.25年的时间。

技术,其实是指掌握事物的规律性。单田芳先生喜欢钻研,他保存、复制、修缮、增补了诸多传统评书,在此过程中抓住了传统评书的特点,更是发挥所长,融入了自己的思考,创作出一大批新时期评书。许多人非常喜欢的《乱世枭雄》便是他制作的新作品。又比如,单先生的小说《白眉大侠》,是他得了真传后的整理之作,他梳理了故事的逻辑,并制造了如北侠欧阳春之类的人物,使得小说大获成功。

评书是一门语言的艺术,人物的塑造、场景的搭建、氛围的营造全倚靠着表演者的一张嘴。单田芳先生说书时不拘泥于原书,常有自己的发挥。他模仿的人物,个性十分鲜明,加上他沙哑的嗓音,给人以很强的感染力。小男孩们喜欢的武侠故事,在单先生的口里,变得生动起来。

一以贯之,融会贯通,求精求实,创新发展,此为手艺。从《三国》《隋唐》《大明英烈》,单先生讲了许多大英雄的故事,这些英雄人物都鲜活地存在于听众的脑海里。不仅如此,单先生还创造性地提出要讲“红色故事”,多讲讲新中国的来之不易、开国元勋的丰功伟绩等。在贺龙的女儿贺捷生将军的帮助下,他录了三百集《贺龙全传》,以评书作品的形式把开国元勋的生平记录下来。

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2007年宣布收山,2010年又再度出山,半个多世纪以来,单田芳先生在舞台上塑造了无数人物,征服了不计其数的听众。但他对行业还是抱有清醒认识的。2013年,单田芳先生接受采访时说道:“这个行业确实不景气,书场越来越少,演员越来越少,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学。不只是年轻演员有问题,中老年演员也有问题。下工夫不够,缺乏精益求精的精神。”这不只是评书的困境,更是中国民间艺术的困境——久负盛名的大师有一二位,可愿意传承的学徒却不多。

从前说:“酒香不怕巷子深”。现在则变成了“酒香也怕巷子深”。好的艺术作品需要广泛的传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betway必威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