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富二代”陈学文勾引美少妇,没想到却把自己“送”上了不归

By admin in 走进必威 on 2019年10月5日

◎花心“富二代”陈学文勾引美少妇,没想到却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更为荒唐的是,有人借此清查蓝党的机会,挟私报复,居然也能将“仇家”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吴江同里镇有个姓陈的人,在洪武朝廷当个礼仪小官序班,虽说官小,可占据的位置十分重要,能与大明“红太阳”保持着零距离接触,所以他的家势在吴江地方上算得上显赫了。可美中不足的是,陈序班家中有个儿子生得呆戆,只会吃喝玩乐,老爷子陈序班绞尽脑汁给他取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指望将来能有个虎虎神威又一表人才的孙子,可不知什么原因,就是见不着陈家第三代的降生。陈序班的戆儿子可能智商、情商都有问题,但瞎玩绝对没问题,有时玩得几天几夜都不回家,这下可把家中有着国色美姿的妻子梁氏给晾在了一边。幸好梁美女知书达理,喜好琴棋书画,对于瞎玩丈夫从不过问,自己独守空室,作诗弄画,聊以度日。
当时洪武皇帝推行粮长制,专门在税粮大户、富民大款中挑选出粮长来。距离同里镇不远的周庄镇上有个富户叫顾学文的很有名,他是江南首富沈万三的女婿,因为特别富,被当地人推为粮长。那年头当粮长是个很累的差事,自己家弄些船,来往“辖区”内的各家农户,催促大家赶紧备粮上缴,所以当粮长的一天到晚奔波在外,辛劳就不用说了。不过辛苦归辛苦,当粮长的也有好处,咱不说皇帝老爷看中了给个官当当,就天天泡在外面,各地小码头都熟悉,各路人马都认识。顾学文到陈序班家几次,发现了这么个情况:家中男主人好像老不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顾学文一打听,邻居就说了:这是陈序班家,他家儿子……但他家儿媳妇却长得倾国倾城之貌,只可惜鲜花插在牛粪上!邻居这么一说,顾学文更好奇了,他想要好好看看那个梁氏到底长得有多美,于是找借口到陈家去。有时说是天热找水喝,有时说天热找个地方乘个凉,有时说要借个坑上个厕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看看梁氏的美貌。而梁氏呢,一天到晚也闷得很,听到是大富翁出来催粮,也想看看江南首富家的女婿到底长成啥模样的。一个有情,另一有意,眉来眼去,双方心有灵犀一点就通了,只等得有合适的机会。
机会是要创造的,这个道理对于天天在外跑的粮长顾学文来说太娴熟了。于是他找了机会,将同里镇上的无赖找来,给了不少钱,让他们专门找陈序班的儿子一起去玩,没日没夜地在外瞎玩,与此同时,顾粮长又买通了镇上能说会道的妇人带上稀奇古怪的妇女首饰上陈序班家去,给梁氏摆弄,惹得梁氏十分眼馋,但又无力购买,只能唉声叹气。这时镇上妇人就说了:“我是受顾粮长委派而来的,那大款没得说的,出手就大方,他说这些首饰全送给你,不过顾粮长有个小小的要求……”梁氏急不可待地问:“什么要求?只要奴家做得到,你尽管说。”妇人说:“其实也没什么的,他就是想要夫人您的一首美人诗!”梁氏听完不好意思起来,过了一会儿,终于挥笔书写了。
有了美人诗,这不明摆着美人春心已动了,接下来就是抓紧双方之间进一步的密切往来。顾学文想好了,就以酬谢梁氏美人诗为名,登堂入室,奉上自己的诗作,趁着美人不注意时捏捏手,四目对视……一来二去,两人就有了十分的默契。但顾学文再胆大也不敢在陈序班家来真的,于是双方依依不舍,只好再约相聚了。
顾学文走后,梁氏读着超级富翁的情诗,两脸通红,心跳得如小鹿一般,读读后来就不能再读了,放了下来。过了几天她将那诗稿纸头捻置灯檠下,想从此不要再过多地心跳不已了。不过梁氏与顾学文的这一切,却没逃脱得过一双眼睛,他像猎犬一样一直在暗中死死地盯着,他就是陈序班的哥哥陈缩头。虽说陈序班家父子常不在,但这个陈缩头却天天蹲守着。看到顾学文走了,看到侄媳妇魂不守舍的样子,陈缩头就把自己的小孩子叫来,让他到梁氏的房间里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纸,他要用。小孩子可什么都不懂,到了梁氏房间就翻这翻那,一会儿就将顾学文的情诗给翻走了。陈缩头拿到了顾学文的情诗后,偷偷地将它寄给了在南京工作的弟弟。陈序班接到哥哥寄来的情诗,顿时就明白家中可能出事了,但这属于家丑啊,捅出去这脸往哪儿搁?再说即使说成顾学文与自家儿媳妇通奸,也不一定会判他们死罪啊,牙齿咬得咯咯响的陈序班最终拿定主意:忍,等待合适机会再出手!
洪武二十六年蓝党案发,追查蓝党分子运动在全国各地风风火火地开展起来了,只要脸上不写字的,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打成蓝党分子。陈序班找了机会,当着皇帝的面直接上奏说:“臣本县二十九都正粮长顾学文出备钱粮,通蓝谋逆。”竟然有这事,无比惊讶的洪武皇帝下令马上逮捕蓝党分子顾学文。随后顾学文父亲顾常、弟弟顾学礼、顾学敬,妻子娘家即沈万三家的沈旺、沈德全、沈昌年、沈文规、沈文矩、沈文衡、沈文学、沈文载、沈海等,统统都成了蓝党分子而遭受杀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betway必威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