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太子病死,太孙嗣位

By admin in 走进必威 on 2019年10月5日

betway必威官网,朱棣的童年是缺乏父爱的,这与他并非朱元璋的长子也有很大关系。那么,他的人生与“人生追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呢?这还要从朱元璋和朱标父子俩的意见相左开始说起。
由于朱元璋和朱标父子俩,一个是从艰苦斗争中成长的,一个是在太平环境中成长的,所以两人的性格、思想、作风及所受的教育、生活实践的影响迥然不同。朱
元璋主张以猛治国,刑用重典,运用法庭、监狱、特务和死刑来震慑官民,使人畏惧他却不知其端由。皇太子却主张周公、孔子之道,讲仁政,讲慈爱,务求治狱之
平恕,杀人愈少愈好。为了加强皇权的统治,朱元璋绞尽脑汁杀戮功臣,诛除异己。皇太子却顾及将相先前的汗马功劳,照顾亲族兄弟、师生的情谊,宽大为怀。一
个严酷,一个宽大,老皇帝命太子省决章奏,他更自作主张“于刑狱多所减省”。父子俩因此而分歧,有时甚至发生冲突。宋濂获罪时,皇太子朱标为他的老师哭
救,向朱元璋求情:“臣愚憨,没有别的老师,请求陛下哀矜,免其一死。”朱元璋大怒说:“等你做了皇帝再赦他。”皇太子惶惶不知所措,想要自系,幸亏随从
相劝才免于一死。朱元璋嗔怒道:“这个痴心儿子,我杀人关你什么事!”朱元璋一直都为马皇后的死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动辄杀人。皇太子朱标心里很不是滋
味,就劝谏道:“陛下杀人过滥,恐伤和气。”朱元璋听了没做声,第二天故意叫皇太子拿起一根放在地上的荆条。皇太子见荆条上都是刺,面有难色,不敢拿。朱
元璋说:“你怕有刺不敢拿,我把这些刺都给去掉了,再交给你,岂不是更好?为了你能当好这个家,我才清除天下这些奸险之徒。”皇太子却说:“上有尧舜之
君,下有尧舜之民。”意思是说,有什么样的皇帝,就有什么样的臣民。朱元璋一听更为生气,举起椅子就朝太子砸过来,皇太子只好逃走。还有个传说讲朱元璋看
皇太子过于仁慈,有一次在太子面前让人抬过一具尸骨,以刺激刺激太子,皇太子不胜悲蹙,连声哀叹不已。
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朱元璋、朱标父子二人意见渐渐相左,也渐渐地不喜欢朱标了。
朱元璋过了50岁以后,精力同以前相比差了很多,希望皇太子帮助处理政务,一来是分劳,二来可以使未来皇帝的办事能力得到训练,期望将来皇太子能成为像汉文帝之类的圣君。但是,就在洪武二十五年四月,年仅38岁的皇太子朱标病死,一时之间,举国震惊。
朱标的死,对朱元璋来说,是彻骨的疼痛。虽然说父子之间已经产生嫌隙,但毕竟朱标是自己的长子、未来的储君,竟然白发人送黑发人,岂不痛哉?此时的朱元
璋陷入了极度的悲哀和痛苦之中,几乎丢了性命。当他身体复元之后,头发、胡须全都花白了。他老了,国家的重担已经将他的精力压榨得所剩无几,他不知道,自
己百年之后,谁来掌管这个江山。
但朱标的死,对于他的兄弟来说,这却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长子去世,那皇位继承人就必须重新筛选,也就是说,这一次,所有的藩王都站到了一条起跑线上,有了公平竞争的机会。虽然死去的这个人,是他们的哥哥,但在无上的权力面前,亲情,是可以最先抛弃的东西。
此时的朱棣兴奋异常,他好像看到了祈求多年而不可得的金光大道就铺展在自己面前。太子哥哥在时,自己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求能够表现得好点儿,多得些
恩宠。而现在不同了,太子一死,自己就有了竞争皇位的资格,遍览所有藩王,只有自己是战功赫赫,深得父亲的赏识。再加上自己一直以来都表现得非常出色,看
来,这个皇位继承人,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他了。朱棣很开心,但现实却很残酷。
正当所有的藩王还在打算怎么好好表现自己,以取得父王的青睐时,朱元璋再一次令所有人大吃一惊。不能从丧子之痛之走出来的他,竟把所有的对亡子的感情,全部转移到了朱标年幼的儿子朱允身上,当即决定立皇长孙朱允为皇太孙,大明朝的下一任接班人。
这一消息传出,举世震惊。朱元璋不按常理出牌的习性大家都了解,可关系到国本,怎可如此轻率?江山交到一个少年手里,可以放心么?看来,一生冷酷决断的朱元璋,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柔软情怀。
朱允生于洪武十年,其父为懿文太子朱标,母吕氏。“龙凤之资,天子之表”,“头骨方圆,燕领虎头”等是古人用来从相貌上描绘“真龙天
子”的。然而,朱允一生下来额颅就有缺陷,他头盖骨又偏又歪。朱元璋一次摸着他的脑袋,叹气地说:“怎么像半边月亮呢?”但是,天资聪颖的朱允学习刻
苦,又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才识过人,因此皇祖父渐渐地开始喜欢上他,并立他为皇位继承人。
当时,朱元璋的儿子除皇太子以外,都被封
了王,安排在全国各要害之地,目的是屏藩皇室。这些亲王既享有优厚的待遇,又握有重兵,特别是在北方边境地区的亲王,在与北元的军队作战时还可以节制诸
军。这些手握兵权的亲王都是朱允的叔父,人人都做着皇帝梦。所以,他们根本看不上朱允,没把他当回事。洪武末年,问题的严重性已被朱元璋看在眼里。一
天,朱元璋和朱允在一起聊天,朱元璋说:“备边抵御外侮,我交给你的皇叔们管,只要边境上没有战争,你就可以放心地做你的太子了。”不料朱允却说:
“如果叔叔们有异心,谁来对付呢?”这出乎意料的一问竟让朱元璋沉默良久,最后才问:“你的意思怎样呢?”朱允回答:“以德争取他们的心,以礼约束他们
的行,若无效就削弱他们的属地,再不行就只有更换他们的封地,兴兵讨伐是最后一条路。”朱元璋听后,默默地点了点头,觉得皇太孙更加成熟了。
朱元璋为了使皇太孙得到锻炼,常常让他学习法律,见习政务。朱允的才智在见习处理政事时得到了表现。当时朱元璋的统治十分严酷,而朱允处理政务则以
宽大为本。他阅读《大明例律》,认为所订过于严苛,要求改订五条,这一建议受到了朱元璋的称赞。他说:“辅助教化才是申明刑法的目的,为了顺乎人情,应该
修改涉及五伦的律例。”于是他便考《礼经》,参以历朝刑法,又改订了73条。朱允在参与处理一些刑狱中,更是表现出他机敏过人的地方。常州有子杀父一
案,朱允认为是继母诬陷儿子,朱元璋不信,便拘拿了犯人的邻居、婢仆进行审问,果然朱允所断正确。原来,案中抱病多年的父亲死于庸医的错诊,继母素恨
儿子,便力证为其子所杀。朱元璋说:“竟会是这样!刑法不可不慎呀。太孙不但仁德,而且明断。我可以无忧虑了。”还有一次,朱允怀疑被巡逻的士卒提到的
7个强盗中一人与其他人不同,一审问,果然,这是一家田主的儿子,6个佃客为盗,劫其同行,他本想去自首却先已被擒,朱元璋对此事很是惊奇,问道:“你从
何处看出他的不同?”朱允回答道:“周礼》中就谈到‘色听’,《尚书》中也写到‘惟貌有稽’,这个双目炯炯、视听端详的人当然不是强盗。”朱元璋感叹地
说:“断狱者不可不读书呀!”
由此可见,把国家交给孙子朱允,并不是朱元璋完全没有考虑过的结果,他也明白,现在国家看似安定,但外患仍在,不可掉以轻心。他为这个孩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让自己的儿子替他守卫国土,他只要安心地坐拥天下,好好善待臣民就好了。
可谁料想,正是这些叔叔们,成了朱允最大的噩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betway必威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