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never just a TV show

By admin in 新闻中心 on 2019年7月19日

第一次写剧评,为了Sherlock and
John,以及让我又爱又恨的两位天才编剧,莫法特和麦哥。刚刚又看了一遍第二季第三集,情绪还很激动,所以请允许我咬牙切齿地对两位编剧说一句:Well
done,you。写剧本的时候你俩肯定想好了吧:能给你们多少萌点,就能在最后虐得你们吐多少血。然后我们这些观众还得自己收拾起一地的玻璃心,擦擦嘴角的血迹,紧接着又开始眼巴巴地等待那场归来。

魔法特在各种访谈里提及过, Sherlock第二季一开始的主题就是Sherlock &
Love。什么叫爱?怎样去爱?爱谁?
这些问题都在大脑里一闪而过。作为一个IQ超人EQ低得吓人的天才,对Sherlock而言爱或许真的只不过是存在于大脑里的化学反应:phenylethylamine创造出了极度的兴奋,dopamine让人欢欣,
endorphin让人有安全感,norepinephrine则让人饱含激情。一言以蔽之,
不过也就是这些物质创造出了我们口中爱情,于The virgin,
Sherlock而言,这过程和教科书上写的无差。后来Irene口中的处子(The
Virgin),毫不含蓄地指出Sherlock的”未涉红尘”。但是偏偏又有人说过:
IQ高到一定境界是可以和EQ互通的。于是从神坛上掉入人间的Sherlock
(准确的说是两位Holmes先生,
包括在第一季里似乎无所不能的Mycroft)在第二季里毫不拖泥带水地把跟他相关的love
story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太坏了,真的。

没错,是同Sherlock相关的love story.魔法特和麦哥的确没挑明是Sherlock in
love,但是在一次访谈中((看到访谈时有种被雷劈的感觉),)魔法特却默认了Sherlock
series讲的就是Holmes和Watson的love
story,一种类似platonic,却超越了爱情存在的关系。实际上原著里就已经很明朗地阐述了Holmes和Watson之间的Partnership,
Friendship。新剧中被众人津津乐道直戳腐女们萌点的”relationship”等等其实都是一种affiliation,一种将二人枝枝蔓蔓紧紧缠绕在一起的attachment。按照BC自己的原话,剧本上字里行间讲述的两人世界的确是一种beautiful
thing,一种近乎一尘不染的感情,一种绝对的忠诚,
一种超越自己生死的信任。这就已经足够让大多数人”羡慕嫉妒恨”或是由衷地赞美——现世中知己难觅,可遇而不可求,偏偏Holmes就是碰上了一拍即合、出生入死在所不惜的John
Watson。

吐槽结束,下面正文可以开始了。

S0201 A Scandal in Belgravia

第三集结束之后,粉丝的无数哀号声中,莫法特在推特上写了这么一句:It’s
just a TV
show。不知道他为什么特意这样说,但至少在我顶着一脸氯化钠结晶的当口,这句话真的一点儿也不治愈。追剧等剧的时间里,我已经无数次复习过第一季,甚至第二季的前两集也都已经看好几遍。当所有情节都已经铭记于心之后,我就不再把三集片当做剧情片来看了。它成了一部情感片,所以我特别喜欢这部剧的另一个译名:当夏洛克遇见华生。

入选艾美奖的S0201(虽然最后没拿奖 so
whatever),剧情紧凑且成功地重塑了原著中风情万种的Irene Adler。

当夏洛克遇见华生,IQ爆棚EQ可忽略的推理机器开始感受到了情感的力量;当华生遇见夏洛克,阿富汗归来的军医终于走出了trust
issues,和侦探并肩奔跑在正义之路上。

开篇续第一季的结尾,Moriarty的出尔反尔继续体现着M的难以琢磨。如他所言,”I
am so changeable.”危难关头Irene的来电救了二人一命,也开始了之后的案情。

也许看到这里,许多人会以为这将是一篇腐文。其实我也一直以为,如果要给三集片写评的话,不腐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如果这片子都算不上基情四射那我真的不知啥叫基情四射了)。但意外却必然地,第三集结束后,我终于发现自己之前错得有多么离谱。

从Watson的blog来看从The Great Game
(写于四月一日)到接受皇室委托足足差了5个月(By Royal
Appointment写于九月十五日)。这期间的Sherlock和John一起破案,Watson的blog也逐渐名声大噪。”Hat-Man
and
Robin”的二人组开始走进了众人视线的焦点。但这同时也是Sherlock走下神坛的过程。事实上在整个第一季中的Sherlock都给人一种推理机器的感觉,他不会特别地为感情所动。唯一一次惊讶是在Watson身绑炸弹说着Moriarty的独白出现在他面前,唯一一次语无伦次是在向Watson舍己救他的行为感谢时的口吃。而这一季开始,Sherlock掉入了人间,更为有血有肉。有更多人来找他咨询(虽然Sherlock还是一直抱怨无聊,一幕了然的案情是在浪费他时间)。Watson’s
blog的粉丝们也更热衷于看到Sherlock身为凡人的一面。Life goes on as usual
——
除了Sherlock更习惯于有John在自己身边。第一季开头Sherlock有点戏谑口吻地说过需要一个人来代替他的骷髅先生,而John的到来,不光代替了那个听他说话陪他思考的骷髅,更成为了走进他的生活的第一个人。医生代替Sherlock勘察案情现场同时也揭穿了Sherlock完全没在意John不在身边的事实——哪怕John去了Dublin一天,Sherlock还是会在家跟”他”说话,甚至做出了近乎无理取闹的约定。

betway必威官网,Sherlock和John当然是爱着对方的,但不是爱情。那是一种复杂而高尚的情感,比友情更深刻,比爱情更坚决,比亲情更宽广。

之后被带去Beckingham Palace
的两人还是调皮地相互开着玩笑,John调戏Sherlock问他有没有穿裤子
(Apparently
NO),说自己想偷个烟灰缸当纪念,调戏Sherlock问他有没有穿裤子,还问是不是真要见女王,Sherlock指着走来的Mycroft说没错——幽默也需要默契不是么?
Mycroft 叫二人behave like grown-ups”, John回答:”We solve crimes, I blog
about it, and he forgets his pants. I wouldn’t hold out too much hope.”
贱贱的口气很有Sherlock的范。Holmes
boys之间一见面就抬杠火药味呛死人的一幕再次重演.
John又成了调停人。医生听了事件简述目瞪口呆握着茶杯时Sherlock还不忘提醒叫他最好把茶杯先放下来(笑)。侦探问Harry借火之后亦不忘顺手牵羊带个烟灰缸走——火柴是为了之后去Irene家点火方便,那烟灰缸呢?
只是为了圆John随口说说玩笑似的小心愿吧!

因为John在最后流着泪对Sherlock的墓碑说:No one will ever convince me
that you told me a lie。

为了准备去Irene家的那场架打的也很有意思。普通言语刺激对医生完全行不通。Watson太过于了解和习惯Holmes的毒舌,只能先发制人亲自动手。打了一架,如Irene所言,医生的确还是’loves’
Sherlock a lot,因为在”had bad days”
不爽发飙打脸的时候Watson都不忘避开要害。

Even the man is Sherlock Holmes。

Irene家的会客厅里,Sherlock在和Irene的第一场对决中并没怎么占上风。Irene的战袍太霸气,
the
Virgin一开始的确需要点时间来招架。刚进房间的医生此时居然还很困惑地问有没有错过什么好戏(囧囧囧)。Watson登场后Irene则迅速把矛头转向了他,
毕竟医生比Sherlock要好对付的多。
喝茶以切入点,Irene以主人身份”招待”两人。Sherlock以在Beckingham喝过了为由拒绝了,之后开始分析Irene(未果…Irene是目前为止唯一让Sherlock无法分析的人物。)
小冷场时John还不忘补上一句”I had a tea too, at the Palace. If anyone’s
interested.” (有点小幽怨…毕竟Sherlock一直在跟裸女对视)。
身为器的第一波攻势最后又被Sherlock挡了下来,接招的方式有点好笑,
“想看裸女找医生的电脑就好”(医生躺枪,不过好歹也证明了Watson是标准直男)。一计不成的Irene又开始转移话题到未公开的案情,医生被成功吸引过来,
Sherlock的场景模拟也成功地支开了医生,独自开始和Irene周旋。先前要来的火柴被Watson点燃了杂志成功触发防火警报,Irene的秘密暴露,二人组默契相当。

我想,世界上没有一种爱情能够如此笃定。爱情总是与占有欲、怀疑和斤斤计较如影随形,但在John和Sherlock的眼中,我只看到牺牲、信任和包容。

CIA突然搅和进来。持枪威胁Sherlock解密时人质又是Watson(看来全世界都知道John对Sherlock最重要…)。意识到有机关,Sherlock喊出的
Vatican Cameos 给了Watson 俯下的暗号。原著中出现在The Hound of
Baskerville里的暗语提前登场。于是三人合力摆平了CIA,
Irene却又施计麻醉了Sherlock,顺便抽了侦探好几下满足了自己施虐的欲望,逃离前还不忘告诉Watson那个处子并非毫无情欲可言,因为他知道去看她的三围——
不过这段怎么看都有点Irene故意调戏Watson的味道—— SEE, Sherlock knows how
to appreciate my body!

其实医生和侦探的日常生活并不总是那么和谐(甚至相当不和谐= =),用Mrs.
Hudson的话来说就是“having little
domestics”。Sherlock时不时就要打击一下John的智商、嘲讽他的博客,或者大老远把身在伦敦另一端的医生急call回家就为了给他递个手机发个短信,又或者完全把John的关心当做驴肝肺,从表情到举动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第一季的时候我们还看到John会跟Sherlock生气拌嘴,受了委屈跑到女朋友家借宿。可是到了第二季,医生显然完全习惯了这样的小打小闹,对于Sherlock的毒舌,医生除了摆出一副“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的表情之外偶尔还能够扳回一局。在我看来,第二季中John唯一一次认真地跟Sherlock生气就是第三集得知Mrs.
Hudson中枪后,他愤怒地对Sherlock说“you
machine”然后转身离开。他如此愤怒,以至于没有察觉到Sherlock异常的平静背后的隐瞒。

Sherlock惊醒后直接叫John,第一次暴露了这个侦探迷迷糊糊即便无助时大脑还在飞速运转的一面——即使口水都在枕头上画地图了还意识到了Irene来过。
医生再次把他扔上床之后叫他好好睡一觉, Sherlock一如既往地嘴硬:
”Of course I’ll be fine. I am fine. I’m absolutely fine.”
重复三次来强调,是Sherlock连珠炮的特色(心理学上说这其实也是说谎者不安的体现,
重复一个谎言来暗示自己并平静自己的情绪)。对此John只是平静地回答:
”Yes you are great. Now I will be next door if you need me”
“Why would I need you?”
“No reason at all”
根本不需要理由,
因为Watson也一直在保护我们的侦探,尽管我们的侦探先生神通广大又好强,
并不认为自己需要被Dr. Watson保护。

而Sherlock呢?第二季简直就是惊喜。他当然还是那个能说得出“You lower the
IQ of the whole street”的“可恶”侦探,那个很多时候让华生有冲动punch him
in the
face的烦人室友。但也有太多东西在医生的唠叨中改变了。这个拥有“高功能反社会人格”的天才开始真心地说thank
you说sorry,开始理解sentiment,开始懂得什么是not
good什么是timing,于是他在圣诞夜轻吻了Molly的脸颊,对John说“I don’t have
friends. I’ve just got
one”,甚至乖乖闭嘴戴上猎鹿帽并朝众人露出一脸囧萌囧萌的假笑。

这一小段首次向我们展现了Sherlock的卧室,对于typical
British而言bedroom是很私密的空间,
这个贴着元素周期表的普通卧室进一步地给了我们一个平凡的Sherlock。当然后知后觉意识到他的双人大床和床上的两个枕头时咱还是恶趣味地一笑而过——权当是自己想多了呗。

一年半的时间,感谢编剧让我们和Sherlock一同成长。

次日早饭时二人异口同声地吼了让Mrs. Hudson闭嘴的Mycroft,
活脱脱的一家人。“Family is all we have in the end”, Mrs. Hudson 如是说,
虽然这里的四个人和自己真正家人的关系都不怎么样! (苦笑)

然而也有某些事情始终没有改变。

Irene黑了Sherlock的手机,
短信调情一来众人便能享受”美妙”的呻吟。Watson的推理逼得Sherlock用报纸挡住了自己的脸,
所以侦探先生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从John甩掉手杖,义无反顾地跟随Sherlock冲进伦敦的夜幕那一刻开始,“信任”的种子就已经开始在两人心中生根发芽了,而那一颗划破夜空的子弹则真正让Sherlock和John意识到了彼此的意义。

小提琴拉着拉着就到了X’mas Eve。平安夜,
正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刻。221B里的来宾也一目了然地道明了Sherlock生活里的全部:
John和他换了又换的炮灰女友, Mrs. Hudson, 被老婆劈腿的DI Lestrade,
还有姗姗来迟的Molly。其实此时后文的暗线就已经埋下了。这样一个团圆夜里,
Molly does count。不管Sherlock此时有没有意识到.
Molly是他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侦探先生一如既往地毒舌,
Watson的女友Jeanette最先中枪,之后是Lestrade。当Molly有意无意提到Sherlock
was complaining
about医生要去看他姐而离开一阵子后直接引爆了Sherlock分析狂的炸弹——John一句shut
up堵住了Sherlock试图推翻他姐戒酒的谎话,之后Molly不幸被毒舌扫射成了蜂窝煤。结果居然是Sherlock上前主动认错,
连John都看的一头雾水。

他们是同根的树,互为对方生命中再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57” 难以置信的是Watson一直记着短信的数量,
正如Sherlock也一直数着Watson换了多少个女友。The
woman的短信终结了这一晚的平静(其实有一个如此极品侦探的平安夜哪里可能平静?!)。和Mycroft通话结束后Sherlock关上了Watson面前的门,即使医生只是单纯地关心他。

所以,当第一季中John扑到Moriarty身上并大叫着“Sherlock!
Run!”时,我完完全全被感动了。事实上,我已经很久没有被这种“为了你可以去死”的桥段打动了,太多的演绎让它成了狗血和胡编乱造的代名词。可那是John
Watson。大概自他第一次为Sherlock开枪,他便做好了随时可能面临危险的准备;而在第二集中,John又一次离死亡如此之近,我想在那之后他一定很多次考虑过死亡。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过挣扎或怀疑,但最终,他的第一选择是让Sherlock活下去。他知道,Sherlock是在黑暗中燃亮火把的穿行者,也许没有了John
Watson,伦敦的天空仍然晴朗;而失去Sherlock
Holmes,伦敦将再次陷入阴霾。

尸检过后Mycroft”良心发现”地递给了Sherlock一支烟,那个抽烟的侦探有个很暗淡背影。
”Caring is not an advantage” Mycroft言简意赅:关心则乱 ——
可是此时Sherlock关心”死去的”Irene,
John更关心Sherlock的情绪。Sherlock毕竟还是Sherlock, 一句“Low
tar”直接堵上了Mycroft——不是关心干嘛给低焦油的香烟?

我相信John那一瞬间的举动对Sherlock的触动是巨大的。他能体会这样的牺牲是多么可贵,但他无法理解,那不符合他的思维轨迹。也许那是Sherlock第一次发现,有一些结论永远无法通过观察和推理得到,而只能用情感来解释。华生这位忠诚而坚定的朋友,为Sherlock讲授了关于情感的最重要的第一课。

事后Mycroft打给Watson的电话解释了这一点——那根烟是医生要给的,
作为老烟枪,侦探需要些让自己平静的外力。Low tar,
又不难看出医生还是很关心Sherlock的健康。接受了Mycroft嘱托的Watson推掉了和女友的计划选择了陪Sherlock,
再次炮灰的Jeanette愤怒地挑明了事实, 不管Watson的女朋友是谁,
他还是会为Sherlock赴汤蹈火。分手是注定的了。

而到了第二季第三集,站在楼顶的Sherlock终于明白,生命中总有某些时刻,情感汹涌澎湃而来,压倒一切理智与科学。

午夜归来的Sherlock冷淡的出奇, John这边情况也不好,
停留在扉页上的书和半空的酒杯都体现了医生的不安,
他只是在熬夜等Sherlock现身,然后陪他一起度过这一夜的暴风雨——
虽然Sherlock继续选择了独处。如他之后所言:”Alone protects me.”
(医生则完全不同意这一点)

我想Sherlock应该从很早就开始策划一些事情,他去找过Molly,这无疑是很大的伏笔。但我相信,假死是他最坏的打算(毕竟这很危险),Moriarty开枪之后,他的恐惧和无措是真实的,因为他没有必要掩饰。而教授的死,意味着他也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可选,让全世界都认为他死了,只有这样才能守护他的朋友。

新年前夕, Sherlock在拉一段自己谱写的很伤心的曲子(OST里的Irene Theme),
不吃不喝没生活动力充分体现了这个IQ超人现在的不正常(虽然ordinary
people眼里他一直不正常囧)。和Mrs.
Hudson讨论Sherlock感情史未果的John独自出门,sadly,
没人能弄清楚Sherlock究竟在想些什么。同理,也没人能知晓Sherlock自己的感情。

是的,这一次,我们的侦探没有为了公众的利益迎接死亡,而是为了他的朋友们,为了他们带给他的那些温暖与色彩,心甘情愿地坠落。

Kate乔装一下假借Mycroft之名带走了John
(医生果然还是没法抗拒美女的邀请)。稍微注意下不难听出轿车开到221B门口时Sherlock的琴声已经停下来了,即使是在自己状态极差的时候他也没让Watson一个人走。

站在楼顶的Sherlock看着医生匆匆赶来,远望着他焦急寻找自己的身影,那时他内心一定充满悲伤。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在实验室Molly说“You
look sad, when you think he can’t see
you”。“他哀伤是因为他要欺骗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全心全意相信他的人,唯一一个他愿意全心全意相信的人,他哀伤是因为不管他诈死能不能成功,华生都将失去他的福尔摩斯”——请允许我引用一篇评论中的话,因为我无法比这位作者说得更好。

毫不知情的Watson描述着Sherlock的伤心,见到了”死而复生”的Irene,震惊之余第一句话便是:
“Tell him you’re alive”
他知道让Sherlock如此神伤的原因,他更希望这个原因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之后John和Irene的对话堪称是本集中第一个小高潮的对手戏。除去黄金分割的镜头,
两人的”较量”几乎字字珠玑。
Irene说希望拿回手机, 也是为Sherlock着想。
Watson要求Irene自己坦白,更是为了Sherlock着想。

当Sherlock告诉John是他捏造了Moriarty的存在,他虽然难过,却没有流泪。

Irene辩解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betway必威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