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默克尔四次连任德国总理将如何影响世界?–国际

By admin in 信息公开 on 2019年5月19日

图片 1德国总理默克尔或将面临挑战

图片 2

  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尘埃初定,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不出意料地成为第一大党,却非完全意义上的胜者,组阁道路困难重重。德国问题专家指出,从选举结果看,德国政府今后处理对外关系也许会更加犹豫不决,但外交大局不太可能大变。

人民网9月26日电 综合报道
当地时间9月25日凌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计票结果出炉,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最多选票,默克尔第四次出任德国总理已成定局。

  德国“共识社会”进入危机

根据德国官方发布的初步数据,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获得最多选票,但得票率从四年前大选的41.5%大幅下降到这次的33%。德国选择党也在此次选举中跃升为第三大党,成为德国自二战后第一个跨进联邦议院门槛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联盟党赢得胜利但得票率大幅下降,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自二战后再次跨进联邦议院,注定会对德国,欧洲乃至全球产生深远的影响。

  初步计票结果显示,联盟党虽然获得33.0%的选票,保持联邦议院、即议会下院第一大党地位,但得票率比上届大选减少8.5个百分点,为历史第二差战绩。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前驻德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姜锋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认为,可以说联盟党受到了“惩罚”,而作为党派掌舵者,默克尔本人的威望也受到了损伤。

右翼政党在德国崛起 政坛面临更多挑战

  社会民主党虽然保住议会第二大党地位,但得票率比上次减少5.2个百分点,创历史新低。与此同时,德国选择党异军突起,首次进入联邦议院;上届失利的自由民主党卷土重来;左翼党和德国绿党得票率都有所增加。

英国《金融时报》称,此次大选是欧洲难民潮以来德国的首个全国性选举,选举结果也被解读为选民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信任投票。

  姜锋认为,从这种大党失色、小党“集体崛起”的现象看,德国人一贯强调的“共识社会”(Konsensgesellschaft)正步入危机阶段,且这种危机今后会进一步加深,给默克尔组阁带来不小的困难。

自2005年首次担任德国总理以来,默克尔的执政成绩有目共睹。德国虽历经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的冲击,但却没有乱了方寸。相反,德国驶入了经济增长快车道,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也大幅提升。默克尔之所以能一再获得连任,主要是源于她不被固定意识形态和立场左右。在大多数德国人眼中,默克尔是一位冷静的总理,她通过自己理性和审慎的做法,帮助德国和欧洲积极应对难民危机和金融危机,并合理应对各项重大挑战。

  姜锋预计,“乱局”会持续一段时间。“乱”多久,德国选择党为代表的右翼力量就会维持多久,后者实际上是“问题党”、“危机党”,越“乱”越受益。

尽管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赢得了此次联邦议院选举,然而其得票率却大幅下滑。相比之下,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却异军突起,首次进入德国联邦议院,引发各方关注。

  与美国不同,德国左右翼力量共存于议会,这意味着德国“左”“右”之争更为突出。不过,姜锋认为,“左”“右”色谱是否还能描述当今的德国政治生态,是个问题。德国选择党不是简单的“极右翼”。很多投票给选择党的选民并非右翼极端分子,只是一些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普通人。

25日凌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结果公布时,执政党阵营联盟党和社民党总部没有欢声笑语,而是沉默和错愕,因为和上次选举相比,两大党合起来总共丢失了近14个百分点的选票,可谓是“惨胜”。

  对华关系或有震荡期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称,这次德国大选使德国党派势力体现的政治光谱明显向右推移,德国联邦议会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德国电视二台评论称,这次大选犹如一场政治地震,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异军突起,预示着德国政坛风云已变。

  进入议会的六大政党中,立场偏“左”的社民党已排除加入执政联盟的可能,要专心做反对党。这避免了德国选择党成为享有一定特权的议会第一大反对党。联盟党最终与自民党、绿党联合组阁。

民粹主义思潮的上升,成为摆在德国新政府以及整个德国社会面前的一大挑战。

  姜锋说,从组阁选择来看,德国政府今后处理对外关系可能会更加“敏感”和犹豫不决,更加趋向政治功利。这会给中德关系带来一些麻烦,尤其在意识形态和经济议题上,但大局不太会有大变。

《金融时报》的评论称,仔细分析德国选择党的选票增长来源,大部分集中在移民占比较低的德国东部地区。德国选择党在该区域获得的选票,比4年前增长了15.6%。默克尔所推行的难民政策是导致联盟党支持者大量流失的主要原因,也是德国选择党迅速崛起的重要诱因。对于民众的不满,默克尔已经有所认识。24日晚选举结束后,默克尔表示,她要用“好的政策”赢回德国选择党的支持者。

  姜锋分析,社民党人、现外交部长西格马⋅加布里尔可能成为议会反对党“领袖”,并成为对华负面声音的政治代表,影响力不可低估,“把自身问题转嫁到中国身上的冲动,甚至蛊惑,会时常涌现,需要中国沉着应对,更需加强沟通。”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称,是难民政策留下的社会伤痕让默克尔在此次大选中“虽胜犹败”,德国总理虽然没变,但德国议会变了。法国《费加罗报》报道称,默克尔赢得了“苦涩的胜利”,极右翼政党将是她未来政治生涯的巨大障碍。

  “德国政局如果相对不稳,在欧洲的稳定剂作用就会降低,意味着欧洲局势在一定时间内不乐观,欧盟对华关系也可能面对一段震荡期,”他说。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前驻德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姜锋预计,“乱局”会持续一段时间。“乱”多久,德国选择党为代表的右翼力量就会维持多久,后者实际上是“问题党”、“危机党”,越“乱”越受益。与美国不同,德国左右翼力量共存于议会,这意味着德国“左”“右”之争更为突出。不过,姜锋认为,“左”“右”色谱是否还能描述当今的德国政治生态,是个问题。德国选择党不是简单的“极右翼”。很多投票给选择党的选民并非右翼极端分子,只是一些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普通人。

  “默克尔不稳,则德国不稳。”姜锋说,默克尔接下来面临不少困难:党内,她要平息对糟糕战绩的愤怒;党外,自民党、绿党气势汹汹,会逼迫她在一些政策立场分歧的重大议题上做出让步。如何渡过组阁难关将充分考验默克尔的政治觉悟和政治智慧。

全球化智库研究员、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黄日涵接受记者采访说,默克尔连任对德来说是好事情,虽然欧洲对德国的难民政策虽有诽议,但其难民政策的融入是比较顺利的,下一步会有更多难民成功融入德国社会,每天每月都有难民到欧洲,德国对欧洲治理难民来说是个典范。此外,近些年德国经济发展不错,德国整体社会状态很定,德国也为欧洲社会治理提供借鉴模型。其连任四次总理,较长一段时间内利于德中与德欧关系的稳定发展。

欧洲局势复杂 德国或成西方世界头号声音

“最近我们在英国、法国、美国看到了相当多的戏剧性选举。与那些选举相比,这次德国大选在国际媒体上产生的头条新闻很少,但它对世界同样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betway必威官网 版权所有